由哈飞到北汽 汽车女工程师工作到凌晨1点成常态

  “从我自己的感触以及许多合资企业朋友那边的反馈来看,自主的设计水平比合资车企高很多。”赵美说的掷地有声。“德系和韩系的大多数车企,仍然是从国外整车厂把图纸直接拿过来,直接做转化。外资方对于技术保密性到现在还做的非常好。”

  二十年前的今天,机械设计专业的赵美结束了四年的大学本科学习,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向往,毕业分配到了号称冰城的哈尔滨,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只要投入汽车设计的工作,大多数人加班做数据、做方案会觉得累,我就感觉不到累。亚博

  对此,赵美啧啧称赞,“现在的孩子水平确实高,有一些入职后半年就能独立工作,学习能力强,接受速度特别快。”在她看来,毕业后到自主对于整车环节会了解的更彻底,亲身参与学到东西会更多。

  曾几何时,对于汽车专业的毕业生们,位于京广中心的丰田中国、三里屯的大众中国、佳程广场的宝马中国,简直是就业的应许之地。然而,多少过去了,合资车企和跨国车企中国总部一如外驻的生产基地和宣发中心,没有任何研发职能,仍然实施着严格至极的知识产权保护。

  结束采访接近尾声,记者问赵美“还有什么心愿?”“家人健康幸福”赵美不假思索的答道。“能再多加一个线辆车,都上市发售了,真心希望都能大卖。”赵美坚信,北汽以及其他自主品牌一定会做到其力所能及最好程度,并不断突破自己的上限,为国人呈现更优质、更具竞争力的佳作。为此,她愿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所以,她每次尽可能早的完成领导安排的工作以外,一有空就去车间多看多问。“领导同事看我学习积极主动,也更加愿意多教我一些东西。”

  最初上岗,无外乎整理图纸、编写明细、做工艺流程图。但赵美心里清楚,不到车间亲自看看设备,不了解产品长什么样,怎么装配的,后期的工作做起来都是心里没底的。

  “98年是最后一批国家包分配的大学生。当时我们机械专业班上有23个同学,只有6个女生。”赵美笑称,分配工作时女生都是“买一送一”,即用人单位签下一名男同学必须搭一名女同学。事实上,赵美作为“送一”的学员,“买一”的男同学正是她现在的丈夫。

  2009年3月份,国家《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公布,“支持企业兼并重组”成为重要内容。之后不久,作为当年我国汽车行业规模最大的并购案,哈飞正式被并入了长安。而哈飞汽车此后的一系列遭遇,也成为这一轮汽车业重组潮的一个缩影。并入哈飞后,长安于2010年4月份在北京成立了工程研究院,彼时追随造车梦想的赵美毅然来到了北京研究院。尔后,在老领导和老同事的引荐之下,

  实际上,整车开发流程过阀的前两天公司会做出样车,用于公司高层会试乘试驾。这个期间车是严禁被拍被看的。然而,有“工作洁癖“的赵美往往会加班加点的第一时间“偷偷”处理,所以,往往会出现这样一幕:隔天主管到场的发现问题“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丈夫说我,心里只有汽车和工作;我儿子说,为我造车自豪。而我,”然而看到自己参与制造自主车型飞入寻常百姓家,真的很有成就感。“北京的绅宝车多。尤其我回东北老家时,如果在路上能看到北汽绅宝的车,我一定拿手机拍下来,莫名的激动和自豪。”

  据赵美介绍,她现在带着的两名女孩主要从事协助VSE(系统集成工程师),工作内容涉及G8阀到G1阀的8个阀点。“去年入职的小沈,带着她有小一年时间了,基本可以独立做VSE工作。另外一个徒弟相对尚新,刚刚入职3个月左右。“现在是她最难熬的时候,压力大但成长也快。”赵美直言。

  “我对于造车的热爱来自于心,来自于对这件事情意义的认识。”赵美认为,只有当你真正从内心认为所从事的事业值得而有意义,才能情发于心,外现于行,并进一步孕育出情感,成型出理念,如螺丝钉一般坚持且不懈,真正影响到他人。

  近年来,自主品牌的进步有目共睹。“竞争最重要,现在部分合资车价格已经被(自主品牌)拉到一个位面。我是做内外饰的,单就从精致化来讲,北汽这一块不输日系和韩系。”赵美表示。

  这两年市场竞争加速,一些传统车企也遭遇发展瓶颈,让员工觉得前途渺茫。“打铁还需自身硬,对我们来说主要还是要把业绩做起来,给员工提供发展平台,让他们看到希望。”赵美说。

  但“都有这个过程,没有容易的事情。”赵美回忆她当年初窥门径时,可以用接近崩溃来形容。刚毕业工作,在拖拉机场只需要二维作图,赵美用的是插图版和铅笔画图。2004年接触汽车零部件,作图就需要三维的CATIA制图。“当时完全不懂啊,就买书提高,比如CATIA入门、CATIA提升篇等等。以至于后来一摁鼠标,无名指和小拇指不听使唤的发抖,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赵美清晰地记得,毕业去了哈尔滨拖拉机厂后,凭借着对于机械工程的巨大热忱以及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她开始涉足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供应链体系。

  事实上,北汽系列车型的开发史犹如自主成长史:2014年绅宝X65是由设计公司完全承包,拿到数据后开模;到了绅宝X35,北汽参与了一部分设计;如今全新绅宝D50北汽主导设计,通过供应商做协同设计;而到了绅宝智道就是完全由公司独立完成了。

  早些年,车企做设计比做工艺相对更有发言权和主动性,并且出师快,为此赵美踏上了研发设计之路。在工作中,她依然经常去车间,多与同事及项目人员请教。很快成为了专业项目牵头人。

  2014年初来北汽,赵美直接杀到了广州负责61项目,这一干就是半年多。据赵美介绍,绅宝X65当时内部项目叫“61”,为了完成年底SOP上市,那半年几乎每晚都要埋头忙到夜里九、十点以后才能下班。有一天晚上九点多,刚要收拾包下班回家的她接到质量中心同事的来电,说明天领导要评车驾乘,但发现了一个问题。

  随着传统汽车向智能互联的转型,据工信部的数据,注册登记的新造车企业达到120家左右。然而,由于汽车制造是一项对资金和技术要求都非常高的行业,跨界进入的资本要玩转“造车”,首先需要的就是能快速上路、独当一面的人才。于是“抢”与“被抢”在过去两年成为趋势。

  赵美告诉记者,早年间自主车企还不具备研发能力,都是高价聘请设计公司做数据,然后拿着数据去找供应商开发车型。那时设计一款整车至少需要两个亿的费用。近些年自主品牌加大了设计研发方面的投入,主流企业基本都能够独立完成设计工作。

  正是凭借这种“不疯魔,不成活”偏执般的工作热情和不懈韧劲,学到发疯的赵美效果也是惊人的。“短短三个月后,公司就让我负责哈飞的保险杠设计了。”

  据了解,目前自主车型做一个结构,一般会对标高、中、低10款乃至20款的同价位车型。赵美告诉记者,当年自主造车算是“从无到有”。而现在则是“从有到优”。

  “现在孩子对合资和自主的态度已经模糊了。2014年以前来大学生基本都是抱着去不了合资,只能来自主的想法,这几年都是自愿过来的。而且,以前普遍以专科生、本科生为主,现在普遍都是研究生和博士。”

  赵美(化名)是一名汽车工程师,目前就职于北汽股份汽车研究院,从2011年来京起算,她已经在京只身闯荡了8个年头。

  交流渐深入,我们开始越来越多的讨论内心世界的线年赴京至今,赵美远走他乡已有8个年头。在北汽之前她平均2周-3周能回一次家。到北汽之后时间就拉长至1个多月才能回一次。赵美感慨,如果我不是真喜欢造车,我早就坚持不住了。

  有幸与资深工程师咫尺之距,记者抛出了疑惑许久的问题:“实事求是的讲,自主品牌设计现时现今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怎么留?根本留不住。”领导曾让她想办法挽留,但赵美心里清楚。“这个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新势力们挖人的势头很猛,动辄几倍工资。有时年轻工程师离职前会找我聊天,对于新工作明知道很疯狂,但也与己无关,数倍的薪水的确会让人兴奋。我也确实没有太好的理由挽留,生活是现实的。”

  “那就赶紧查吧。”为此赵美一行人在工厂熄灯、工人走光后,打着手电摸黑进行排查。当问题一一解决后,已是凌晨1点。而这是赵美工作中的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