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广州市盟创通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本院受理上诉人广州市盟创通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创公司)与被上诉人张记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因你下落不明,无法送达,依法向你们公告送达(2018)粤01民终21892号民事裁定书。该民事裁定书的内容如下:上诉人盟创公司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审裁定,由原审法院重新审理本案。事实和理由:原审法院裁定驳回盟创公司的起诉是错误的,涉案纠纷并未订立有效的仲裁协议。涉案合同第七条争议解决方式约定:“发生纠纷协商不成时,向工程所在地经济合同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该约定中工程所在地不是一个具体明确的地点,故并未具体明确仲裁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八条的规定“仲裁协议对仲裁事项或者仲裁委员会没有约定或者没有明确的,当事人可以补充协议;达不成补充协议的,仲裁协议无效。”当事人并未达成补充协议。因此,本案合同仲裁条款无效,不应适用仲裁解决本案纠纷。 退一步说,如果按照工程所在地来确定仲裁机构,那么工程所在地增城区并没有仲裁机构,仲裁条款无效。如果再退一步将工程所在地扩大到广州市来确定仲裁机构,那么广州市目前存在的仲裁机构包括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中国南沙国际仲裁中心等两个以上的仲裁机构。该两个仲裁机构管辖受理案件纠纷的条件基本是一致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仲裁协议约定由某地的仲裁机构仲裁且该地仅有一个仲裁机构的,该仲裁机构视为约定的仲裁机构。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其中的一个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当事人不能就仲裁机构选择一致的,仲裁协议无效。”当事人并未达成补充协议。因此,本案仲裁条款也是无效的。被上诉人张记林无答辩。盟创公司的原审诉讼请求:1.张记林向盟创公司支付工程款人民币10万元及利息;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张记林承担。事实和理由:双方于2015年10月12日签订《安装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盟创公司为张记林位于广州市增城区增江街西山村增江大道南188号的广州市增城光辉家居店商业A,商业B的消防工程整理消防审核和验收资料,跟进消防审核和组织验收。该项目不包工不包料,造价为人民币20万元。双方约定款项的支付方式分三部分,签订合同当天张记林支付预付款50000元,取得消防审核备案批文当天张记林支付进度款80000元,余款在取得消防验收合格后3天内付清。而后张记林于2017年2月19日向盟创公司出具《补充协议》,确认并同意增加3万元款项给盟创公司配合装修报建。现该工程已于2017年4月21日验收合格,张记林亦已经投入使用,但张记林只向盟创公司支付了13万元的项款,余款10万元经盟创公司多次追收,张记林至今仍未向盟创公司支付,张记林的行为已构成违约,损害了盟创公司的合法权益。原审法院经审查认为,盟创公司的起诉不符法定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广州市盟创通信工程有限公司的起诉。本院经审查查明,2015年10月12日,双方签订《安装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第一条约定:“工程项目……(二)工程地点:广州市增城增江街西山村增江大道南188号……”该合同第七条约定:“争议解决方式:发生纠纷协商不成时,向工程所在地经济合同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下列起诉,分别情形,予以处理:……(二)依照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申请仲裁、不得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告知原告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规定:“……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仲裁协议约定由某地的仲裁机构仲裁且该地仅有一个仲裁机构的,该仲裁机构视为约定的仲裁机构……”讼争双方在上述《安装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发生争议由工程所在地经济合同仲裁机构仲裁。《安装工程施工合同》第一条约定,涉案工程所在地位于广州市增城区。广州市行政区划内具有经济合同仲裁职能的唯一商事仲裁机构是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南沙国际仲裁中心为该仲裁委员会的组成部分。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该仲裁委员会依法视为双方当事人约定的仲裁机构。盟创公司关于仲裁条款无效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三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张记林自公告之日起经过两个月即视为送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