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中院受理金立通信破产案

  12月12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广东深圳中院在12月10日裁定,受理申请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被申请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

  据了解,在听证过程中,申请人华兴银行深圳分行主张,截至今年11月20日本案听证日,其对被申请人享有到期未清偿的债权金额(本金和利息)总计266656669.50元。金立公司表示目前无法偿还华兴银行深圳分行的债权。

  山西违法倾倒钢渣事件21人被问责据生态环境部官方微博11月21日通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11月6日进驻山西开展“回头看”工作,督察组发现,山西高义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义钢铁”)长期将大量钢渣违法倾倒。 11月26日,山西省运城市新闻中心就此事通报…【详细】

  11月20日,如果中途有投资人愿意重整,则案件可以转为破产重整,如果失败则继续清算。

  刘立荣此前公开表示,目前金立大概有170亿元左右的债务,其中银行债权人债务约100亿元,上游供应商约50亿元,广告供应商约20亿元。根据德勤出具的报告,金立旗下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金立大厦、金立工业园还有一些其他房产和对外投资股权等资产价值100亿元,这些还没有计算一些应收账款以及金立的无形资产继续运作。金立可以用3到5年的时间运营资产升值,来100%地偿还债权人的债务。

  深圳中院认为,申请人华兴银行深圳分行对被申请人金立公司享有合法、有效的债权,金立公司逾期未能清偿。华兴银行深圳分行作为金立公司的债权人,依法可以向本院申请金立公司破产清算。涉案债权已经到期至今未能获得清偿,足以证明金立公司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申请人华兴银行深圳分行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故而作出如上裁定。

  从蒸汽机车到“复兴号” 这位火车司机26年考了8本驾照北京机务段动车组运用车间高铁司机韩军甲站在“复兴号”前敬礼(人民网记者李楠桦摄) 人民网北京12月3日电(李楠桦、杨曦)今年45岁的韩军甲是北京机务段动车组运用车间高铁司机,他1992年参加工作,从蒸汽机车学员、司炉、副司机开始,到现…【详细】

  困扰刘立荣的,除了公司的发展,还有为数众多的债务。刘立荣说,“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起来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刘立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从今年初开始引入战略投资者,大概接触了6家意向公司,但是到8月份基本放弃了希望。在国内当前的经济形势下,100多亿的负债谁会愿意来接呢?到后面转变思路就是推进破产重整,一开始担心银行机构不同意,所有银行都支持了破产重整方案。今年11月,由于赌博传闻失去供应商信任,董事会要求刘立荣放弃董事会职务。目前,刘立荣已经签字离开董事会。

  工行、农行昨日公告 四大行均拟成立理财子公司本报讯(记者程婕)昨日晚间,工行和农行发布关于设立全资理财子公司的公告。至此,四大国有银行已全部宣布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在全国范围内,至少有20家商业银行作出了同样的决定。业内人士预计,待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出台后,银行设立子公…【详细】

  在手机市场最为激烈的竞争中,金立终于倒下,其原因备受外界争议,刘立荣赌博一事更是引起轩然大波。前不久,一篇关于金立的文章中提到,接近金立股东的人士表示,“董事长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左右,不排除有人设局”。刘立荣则表示,自己没有输掉100亿,而是“十几亿”。刘立荣还承认,有“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市场各方认为,借用多少钱,是借用还是挪用,只有等待法律的裁决。

  以国产手机金立闻名市场的金立公司和它的创始人刘立荣,近期一直是市场热门。老板赌博、公司巨亏、债务纠纷和破产重组,各种话题一波连着一波。

  据了解,今年5月8日,申请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以被申请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深圳中院申请破产清算。

  国际油价连跌七周 供求关系逆转上周,受到多重利空因素的打压,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美原油大跌11.64%,录得2014年11月底以来最大单周跌幅,也是周线连续第七周下跌,最低触及50.15美元/桶,为2017年10月12日以来最低,距离10月初触及的近四年来高点76.…【详细】

  基本养老金首份年报出炉 去年收益率5.23%《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受托运营年度报告(2017年度)》11月26日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收益额87.83亿元,投资收益率5.23%。这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首次披露年度投资收益。截至2017年年…【详细】